我只想要事业粉 第77章 Chapter 77 狭路相逢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《白日梦想》最终以三亿四千万票房收官,成为华语文艺片个中翘楚。继首日票房破千万后,这部片子并没有如众多唱衰的营销号所预言的那样昙花一现,反而在接下来上映的日子里,稳中有升。

    最终直击亿万大关,比回本的500万翻了数翻。

    除了导演吴斐本人笑得见牙不见眼,投资方和主演赚得盆满钵满,最大的收获毋庸置疑——是业内以及观众的认可和口碑。

    究竟如何能大红大紫?是无数在演艺圈娱乐圈摸爬滚打的人士孜孜探寻的问题。

    或许需要资本力捧,比如当年白琪琪廖莹的爆红只在一年之内,从模特圈毫无滞阻地杀入演艺圈。但凡谁身后站了一位霍炎,成名路上大多绊脚石都被一早清除;或许需要一点运气,比如谈安国演了几十年电视剧男配角,直到四十岁才凭借《男人四十》再度翻红,所以那么多明星请神拜佛的谣传,也并非空穴来风;又或许需要一点情商,比如影帝陈远青,交游广阔,长袖善舞,业内口碑绝佳。

    不一而足,没有人有标准答案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如何成为一位好演员的问题,要容易回答得多。

    除了天赋之外,还要沉得住气,狠得下心,耐得了寂寞,舍得用一部一部精心打磨的好作品,方能铺成来时的路。

    知道目的地的人,自然知道自己究竟行进在哪条路上。

    “开心啦?”宋斯曼递给冯泠一瓶水,努了努嘴,“帮忙拧一下,谢谢。”

    本欲接过来喝一口的冯泠撇嘴,克制住想要翻白眼的冲动,轻松地将瓶盖拧开,重新塞回宋斯曼手里:“矫情。”

    身着旗袍的名伶“夏鸿”优雅地抿了一口水,不置可否地耸耸肩,烫卷的复古发型跟着颤抖两下,被硕大的珍珠耳饰衬得更加黑亮。而坐在地上的裁缝铺老板“苏可铮”则远没有这么光鲜亮丽,她一身军\\统上校制服,手中把玩一把枪的模型,灰头土脸,显然刚从枪林弹雨冲出来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也不行?白玉兰奖最佳女主角,最佳女配角双料提名,搁谁身上不是天大的好事。要不是《白日梦想》标特出,估计今年的金花、银雁奖提名也跑不了。”

    宋斯曼说的消息,冯泠一早就从“熟人”那里知道了,就连《白日梦想》的最终票房,这个“熟人”也一早告知她,大概怕她忧虑过重。

    不过出于礼貌,冯泠还是弯起嘴角,真诚地道了声谢。

    她知道宋斯曼是真的祝福自己。

    白玉兰奖与飞天奖,是电视圈含金量最重的两大奖项,以及几乎所有电视圈演员的业绩量表。当年薛济楚转型电影之前,在电视圈拿满男主、男配四样大奖,毫无疑问的业界标杆了。

    而本次冯泠凭借《朋友之上》《西昭烟华录》分别入围白玉兰奖的最佳女主角、最佳女配角,对于任何一个演员来说,都是莫大的肯定。毕竟每年产出的电视剧浩如烟海,能获得提名,已然十分难得。

    算算穿进书里的时间,四舍五入快满一年,这一年经历过反反复复的黑红红黑,到如今拥有双料提名,也算一个里程碑式的成就。

    系统:【开心吧?】

    冯泠:当然啦。

    虽然不和谐的声音一如既往。

    毕竟本次最佳女主角提名之中,还有一位她的老朋友——《汉宫月》,饰演赵飞燕的廖莹。白琪琪已经彻底凉凉,但当时一直背后搞鬼的廖莹却一早有复出的苗头。

    仇人相见,即便不眼红,外人也觉得分外眼红。

    白玉兰奖提名名单初公布的时候,官博下方的评论几乎被廖莹控评的粉丝和吃瓜的路人塞满了。按照她粉丝的话说,就是“抱走不约”“我们莹莹专注演戏,不和某些心机婊比较和撕逼哦”“漂亮女明星不要搭理被包养的花瓶哈”

    看热闹的路人倒是看得一头雾水,没见过骂战只有一方出战的,另一方懒得连评论都不控。好奇的路人去超话围观一圈,甚至有些被这些画风清奇的粉丝们吸引住了,连连在论坛感慨:冯泠的粉丝“泠风”,是他见过最有趣的粉丝群。

    按照泠风的话说,“粉丝们要赚钱买电影票养你,很辛苦的。冯泠你已经是个成年的大孩子了,该学着自己反黑了。”

    冯泠对此十分无所谓,直到手机屏弹出“熟人”的消息,她立即迅速息屏,将烫手的手机丢去一边,逃避的态度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系统:【你到底怎么了?】

    冯泠:不知道,你别问我。

    系统:【……】

    系统:【我看透了。】

    宋斯曼站在一边小口喝水,将冯泠看完信息后的焦虑不安坐卧不宁尽收眼底,想了一想,最终只是淡淡说道:“杀青来我家喝酒吧。我藏了好酒,咱们别让唐导知道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玉兰奖颁奖当天,冯泠向《孽海浮生记》剧组请好假,准备独自前往颁奖典礼。蔺旗顺利地借来B家高定礼服,全程毫无障碍,和当年求来求去才能借来一套的经历,实在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“你再红点,你吃肉,咱们都跟着喝汤……”连翘一边给冯泠系腰带,一边碎碎念,女明星的纤腰不堪一握,哪怕平常天天念叨冯泠保持身材,每到这时候又有点心酸,“别紧张啊。好好表现,我们都下注你赢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不紧张。”冯泠无语,听到工作室人乱下注,忍不住叹气,“你们别紧张。”

    深蓝的裙摆层层叠叠,行动坐卧之间如同海浪澎湃,衬托冯泠如同海上升起的一轮皎皎明月,雪肤花貌,明眸善睐,令人视线不能逃离。

    谁还记得一年之前的二线吊车尾——那个不论说话做事,还是穿衣打扮都被处处指着鼻子评价“土里土气”的乡阿泠?人类的记性总是很奇妙,对光鲜亮丽和鲜花掌声印象深刻,却对自己投掷的石头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冯泠踩着细高跟风姿绰约,捋平柔顺的秀发,冲闪光区露出熟悉的笑容。

    今年的白玉兰奖由于增加慈善拍卖和慈善晚宴的环节,故而特意将座位改成圆桌,颁奖现场顿时更如同大型社交酒会现场。

    侍者领着冯泠向她的座位走去,她眯着眼远远一瞧,来的人三三两两,大都是业界有头有脸的成功人士——

    俗称金主爸爸。

    冯泠并不觉得意外。一般这种重要场合,座位的座次都会经过沟通后反复确认,以求宾主尽欢。将互相不对路的人安排到一桌的事件,真可以算小概率事件。

    “冯泠小姐,幸会。”

    裙摆的长度太长,入座前冯泠抬手轻轻扶了一把,身边的陌生男士已经颇为绅士地替她拉开座椅。

    今年白玉兰奖开奖前的慈善晚宴仍旧做足噱头,不仅是演艺界,政商界也有相当多的参与者。流量时代,不论从哪里造势,都能给自己赢得一些资本。

    她暗自腹诽,目光游移在台上拍卖的物件,克制自己不要走神。

    但根据【系统定理】,万事发展绝没有那么简单。下一秒,熟悉的声音已经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“冯泠,你怎么坐这儿。你的位子不在这里呀?”

    系统:【忍住!忍住!别冲动!别翻白眼!】

    许久未在公众前露面的廖莹一身性感的正红色鱼尾裙,摆出正宫的架势气势如虹,一见到冯泠,瞬间收紧了挽住身边男伴的手,牛皮糖似的往对方身上贴去。

    那位男伴,好死不死的,正是冯泠常年在心里辱骂的总裁——霍炎。

    看到廖莹的样子,再联想到她白玉兰最佳女主角的提名,不难猜测最近一段时间,大概是她在霍炎的后宫中力争上游。

    “这里都不是你该认识的,还是趁早换地方,大家都舒服些。”

    而霍炎“那张刀削斧刻般的男性俊逸脸庞”露出一丝不耐,微微皱眉,低沉的嗓音不经意透露一股冷傲和霸道: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系统:【忍住!忍住!忍住!别冲动!别翻白眼!别骂人!】

    冯泠微微深呼吸,不动声色地将那句“是你老子是你爹”咽了回去,抬起眼皮,勾勾唇:“冯泠。”

    她直接忽略廖莹这个噪音制造者,且身姿挺拔地坐在原地,丝毫没有挪动位置的意思。

    狭路相逢勇者胜,这还是继上次闲竹居之后,冯泠第一次正面和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总裁直接对线。

    区别是,薛济楚不在身边,而自己也不是原先的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“冯泠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?”见霍炎眉头微挑,似乎有些意外和兴味,廖莹越发气急败坏,提高音量,“死赖着不走也不嫌丢人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人话能听得懂,你说的就不太明白。”冯泠漫不经心地将手臂搭上椅背,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这么想往我身边凑?”霍炎轻轻嗤笑一声,正欲伸手捉住冯泠下巴,却被对方不动声色地避开。发现冯泠的警觉,霍炎眼中兴味更浓,重新换上一副冷峻的口吻,“谁让你在这儿的?”

    系统:【忍住!忍住!忍住!别冲动!别翻白眼!别打人!】

    华宇传媒总裁,霍家三少爷霍炎发话,在场的成功人士瞬间噤声,假意看手机,或与周围人闲聊,一副看戏的样子。

    场面一度尴尬而冷凝,若是原主在这,绷不住薄脸皮,指不定压力山大之下泪洒当场或者夺路而逃。可惜冯泠铁石心肠,脸如城墙,半点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正所谓,只要她不尴尬,尴尬的就是别人。

    她微微挑眉,正欲发话,却被一句温柔的女声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我让她来的。”

    不见其人,先闻其声,直到一男一女相携而来,这才露出庐山真面目。不知为何,她心中莫名觉得这两人看起来有一丝眼熟,好像在哪里见过。

    错觉吗?

    思量的间隙,身边的男士已经率先递上自己的名片:“忘了自我介绍,我是方流星,一个小杂志的主编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头次听人把《读嗅》说成小杂志。”他身侧的女士嗔怪地瞥了说话的人一眼后,微微偏过头,温婉地冲冯泠颔首,“百闻不如一见,冯泠小姐果然光彩照人。我是袁妍之,幸会。”

    系统:【草!白月光姐姐!】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:/м.χ八㈠zщ.còм/

    不用系统这个聒噪机器作祟,就在对方姓名入耳的瞬间,冯泠瞬间五感全开,警铃大作,瞬间判断出这一桌彼此攀谈的都是何方神

    “幸会。”

    见方流星和袁妍之竟然率先和冯泠搭话,这一桌子其他年轻有为的二代们才纷纷露出矜贵的笑脸,给冯泠递名片,变脸的速度比娱乐圈还要快。

    她也不以为怵,低头思量的间隙,悄悄打量书中这位知名白月光。

    容貌美丽,气质娴雅,颇有大家闺秀的风度。有一说一,冯泠愣是没从她和霍炎后来找的花花草草身上看出一点相似。

    冯泠:霍炎是不是有病?

    系统:【?】

    冯泠:脸盲+智障

    系统:【……】

    “我让她来的。”袁妍之转向霍炎,神情不变,端庄稳重的教人瞧不出任何端倪。旋即,她目光转向廖莹,停留片刻后又微妙地转开,礼貌地笑笑,“我很喜欢冯泠小姐的戏。”

    “霍三少爷,不会有意见吧?”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